壹处废墟

写手の初级阶段

[妖精的尾巴] EXchange

克布拉 X 多兰巴尔特


不放图感觉都没人知道我在写啥



TV234话时候忽然看了一下OP


脑袋被这画面敲出了洞


绝对是我写过最最最冷的CP


------------------------------------------------------------------


 


00


虚假的声音使人迷乱,真实的声音使人清明,动摇的声音使人愉悦……


我听见了。


多兰巴尔特,我听见了——你内心的动摇。


 


01


周遭出奇地寂静,只有多兰巴尔特的脚步声响彻了整个走廊。昏暗的烛火左右摇摆,牵着他的影子一起跳舞。


在囚房深处的黑暗中,一双双眼睛正窥视着行走的人,他们都知道他要走向哪里,他们都知道他要干什么。


“告诉我。”多兰巴尔特停在了某个位置上,他的声音平静地回荡着。


“这次又是什么?”坐在囚房深处的人兀自低着头,多兰巴尔特的到来似乎无法令他提起丝毫兴致。克布拉闭着双眼,唇角挂着一丝笑意,“我不会白说的。”


多兰巴尔特不得不承认,就连他自己也已经厌烦了。他不想总是再三地站在这个阴沉的地方,绞尽脑汁引诱对方说出自己想知道的情报。况且,他的手段已经用尽了,而对方的花样永远层出不穷。


“克布拉,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怎么?这次不是来打听情报的吗?”克布拉抬起头,一只眼睛在张狂的笑声中缓缓睁开,“告诉你也不是不行,多兰巴尔特,我总是在想,这一次你又会因为恼怒而露出什么滑稽的表情呢。”


“你!”多兰巴尔特的脚不受控制地向前迈出一步。


“求知欲那么旺盛,脾气又差。”克布拉苦笑着摇摇头,“我说过,我不会白说的。如果你想知道情报,就得拿同等价值的东西来换。”


“你在做梦!”多兰巴尔特的喉咙中发出冷淡的哼声,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最初尝试的结果令他怒火中烧,那个人根本不知道反省和忏悔自己的罪行。他紧握着拳,劝说自己必须冷静地面对克布拉的愚弄和挑衅。因为他的计划才刚刚开始……


 


02


意义这样的东西,只有在和某个人扯上关系时,才会从广袤的虚无中浮现出来。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无中生有,在人未能察觉到的时候,便已悄然存在。就好像100977这串数字对于多兰巴尔特的意义一样,在被反复强调的初衷中慢慢地根深蒂固……


仅仅是单纯地为了情报才出现在100977号门前,这样的理由渐渐变得难以维持。分不清究竟是为了什么,所以他毫无自觉,逐渐沦为了毒蛇的陷阱中的猎物。


必须找到让克布拉开口的办法,作为评议会谍报部的一员,他已经在这里受够了挫折。


为此,他和克布拉达成了妥协,以等价的东西来交换情报。


 


“喂,克布拉。”多兰巴尔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苹果,“给你这个,你能告诉我什么?”


靠墙坐着的克布拉不耐烦地皱着眉,“你在干什么蠢事啊,多兰巴尔特。”尽管这么说着,他还是伸手接过苹果,清爽的果香却让人烦躁起来。克布拉狠狠地咬着苹果,如果不是正被锁在囚房里,他觉得这颗苹果应该会比现在好吃一百倍。


“你不要擅自吃起来,快说话啊!”多兰巴尔特抬起手臂敲着囚房的栅栏。


克布拉应声抬起头,“巴拉姆同盟之一的恶魔的心脏……”他故意拖长了尾音,咧嘴笑着,“会长哈迪斯可是妖精的尾巴的第二代会长啊。”


“原来如此,这么普通的情报啊。”多兰巴尔特用手托着下巴,竟然摆出了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


克布拉鄙夷地笑笑,把苹果核抛到多兰巴尔特脚边,重新闭上了眼睛,“随处可见的东西,交换随处可见的情报。不是挺合适的吗,哈哈哈。就算你想检验情报的价值,至少也要带点诚意来啊。苹果算什么?我可没空陪你玩游戏。”


“没空陪你玩游戏的是我!”多兰巴尔特瞪着眼睛,那张只会露出愤怒表情的脸此刻也在展现着主人的气恼。


“既然如此,那我就期待着你下一次的光临了。”


 


“喂,多兰巴尔特,你不要再拿奇怪的东西来了。”克布拉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带着狂气,“你想不想知道自己的价值呢?比如……一个吻什么的,说不定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了。”


“快住口吧,克布拉!”多兰巴尔特紧咬着牙。


“啊,不过我可是有毒的。”克布拉丝毫没有理会对方的意思,仍然自顾地说着话。牢狱生活太过无趣,以至于不知从什么开始,激怒对方就变成了他的习惯。


 


03


“这次是魔水晶吗?”克布拉睁开眼睛,深紫色的瞳孔慢慢缩小,紧紧地盯着多兰巴尔特手中的东西,“只有这么大点,用一次魔法都不够啊。”


多兰巴尔特的两根手指捏着糖豆大小的魔水晶转来转去,晶石泛出诱人的亮光,他戏谑地笑着,“别这么说,用一次魔法还是绰绰有余的。”


“哦,是吗?”克布拉接过魔水晶举在眼前——这颗石头太小了,只能成为视线间的障碍。他没法透过它观察多兰巴尔特,没法透过它看到多兰巴尔特扭曲的面容,没法透过它设想对方微笑时候的表情。


“我要越狱,多兰巴尔特。你可以选择和我一起走。”


“你……你开什么玩笑!”多兰巴尔特一怔,有那么几秒他甚至都没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他紧握着囚房的栅栏,关节由于用力过大而隐隐发白,仿佛他才是被关起来的那个。


“掩饰是没有用的。”克布拉挺直了脊背坐在囚房的深处,抬起那张带着挑衅笑容的脸,“多兰巴尔特,我听见了……你内心的动摇。”


“你!”多兰巴尔特眼中的怒火猛地窜起,又迅速晃动着熄灭。克布拉握着魔水晶,虽然只能发动一次魔法,却也可以帮助他突破眼下的困境。然而他竟然用这仅有一次的机会来探究自己的心情?


“好了,现在它只是普通的石头了。”克布拉冷笑着把魔水晶抛开,小石头蹦跳翻滚,敲击着地面逐渐滚远。‘啪嗒、啪嗒’……就像多兰巴尔特此刻的心跳。


“说吧,这次你又要问什么?”


“你说……”多兰巴尔特打量着面前的人,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从来都没看懂过他,“和你一起走是什么意思?”


“越狱的囚犯和评议会的背叛者,这样的组合也挺有意思的不是吗?”克布拉伸手抓着头发,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狭小的囚房里感到一丝焦躁,他想避讳对方的目光,“你想试探我什么,多兰巴尔特?我不会丢下六魔的成员独自逃走,就算我能成功越狱,回来救他们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但你是不一样的,多兰巴尔特。”


“你以为挟持我一起逃走就能安然无恙?你以为我会给你制造回来救黑暗公会成员的机会?别做梦了,你没法挟持我。”多兰巴尔特下意识地将视线移到一边。


“对啊,因为你是逃的最快的。可是……你不会帮我吗?多兰巴尔特,我听见了,你的动摇。真是令人愉悦啊……”克布拉望着对方白色的披风在自己视线的尽头飘扬而过,放声大笑起来,“你逃吧,多兰巴尔特,你是这世界上逃得最快的。可是你还会回到我面前!”


 


04


周遭出奇的寂静,只有多兰巴尔特的脚步声响彻了整个走廊。


“我想也差不多该来了。”克布拉坐在囚房深处不紧不慢地说。


“你听见上面的动静了吧?”多兰巴尔特出奇地严肃,不仅是面容,连身体也紧绷起来,像是严阵以待着什么一般。


“怎么可能,这个牢内不能使用魔法,只能听到爆炸声而已。”


“把冥府之门的情报说出来。”


“我早就说过了吧,我不会白说的。”克布拉好整以暇地笑着,似乎还在回味着上一次对方恼羞成怒,落荒而逃的情景。“条件是把六魔全员放出来。”


“我没有这种权限。”


“那就和你上头商量去啊。”克布拉随意地摆着手,以多兰巴尔特的性格,他早就知道对方会那么说。


多兰巴尔特忽然沉默起来,他紧咬着牙齿,喉咙深处发出一丝不甘的低吼,“上面……议员已经全灭了。”


克布拉听着对方压抑着情绪的声音,也不由得露出诧异的表情。他闭上眼睛,无谓地笑笑。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只得用一贯散漫的语气。明明……可以不这么做的,可他似乎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在多兰巴尔特面前,仿佛看到他板着的脸上萦绕着的怒气才能感到安心。“被打得可真够惨的啊。”他说。


多兰巴尔特的恼怒中夹杂着难以置信,这就是不知忏悔的囚犯。即使相处那么久,也无法改变本性。他无法忍受再站在囚房外保持执法者的风度,下一瞬,多兰巴尔特已然移动到了克布拉的背后。冰冷的匕首抵着克布拉的脖子,他的声音也是冰冷刺骨的,“我的朋友也死了,我已经没那个闲心了。不说出情报就杀了你!”


克布拉忽然明白了,作为无聊牢狱生活中那个打发时间的游戏已经结束了。他们都面临着真正的交易,“释放六魔全员这一点我是不会让步的,那些也是我的同伴。”


多兰巴尔特死死地盯着克布拉,就像他以往做的那样。一旦游戏结束,对方又变回了那个死不松口的毒蛇,而自己,也还是当初那个站在囚房门口绞尽脑汁索取情报人。事实是,就算刀刃架在脖子上,克布拉也没有退让的意思。他总是那么无力,那么无奈……


“不过,特别告诉你一个消息好了……”克布拉缓缓开口:“他们全都不是人类,而是泽尔夫之书中的恶魔。会长名为END,是泽尔夫之书史上最强的恶魔……”


 


囚房的门敞开着,多兰巴尔特站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本该靠墙坐着的人已经不见了。一切,都空荡荡的……


 


不会再有那本以为毫无尽头的牢狱生活了,不会再有脸上留着三道疤的家伙出现在栅栏外面了。甚至,他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多兰巴尔特——克布拉一边想着这个名字,一边开口对身后的同伴说道,“外面的空气真是不错啊,是吧。”


-End-


--------------------------------------------------------------


没有看过漫画,单纯地写写动画


最后的小节和TV动画重合了w


最后,观看感谢


 

评论(4)
热度(8)
  1. WA今天依旧不会画画壹处废墟 转载了此文字
    全世界第一篇多兰巴尔特受的粮(哭)站多兰受和伽吉鲁受的我真的要哭了哦
©壹处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