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处废墟

写手の初级阶段

[新世界より][觉瞬]恋爱游戏01

镜子工匠X生物学家 设定

基本在胡扯

第一次写文OOC见谅

------------------------------------------------------------------



00

你尝试过亲吻一面镜子吗——我是说,亲吻镜子中的人。

舌尖轻轻地抵上光滑的平面,感受它细腻的质地和比触摸更加真实的感官上的刺激……

除去那丝毫不肯妥协半分的冰冷与坚硬——

我曾幻想着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吻所该有的感觉,因为,我还不曾拥有那样的经验。

 

01

雨渐渐停下来,灰色的阴云破开了一角,柔软而温和的日光终于带着炫目的橘红色重返大地。

时值傍晚,旧市区的商店街上人烟稀少。雨后的微风凉爽舒适,泥土的清新气息却根本无法唤醒这条街的商机。

朝比奈觉百无聊赖地透过店里的玻璃展窗望到街上,青石板路面的积水也变成了一面澄澈的镜子,恰到好处地将渐次散开的云与蔚蓝的天空收拢起来。

——今天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当然昨天也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也是。

这里也许不久就可以关门大吉了——他一面闷闷地想,一面转身离开柜台。

古旧的木门发出刺耳的叫声,入目的是一间也许并不能被称作书房的屋子。占据了半面墙的书柜上几乎有三分之二都空着,书柜旁边立着一面椭圆形的穿衣镜,镜面上灰蒙蒙的,照不出任何一个成形的影子。

觉对着镜子坐下来,柔软的沙发一瞬间就承受住他所有的重量,及时解救了那双由于长久站立而发酸的腿。

“好了,快让我看看那个人在做什么。”他将双脚翘到沙发另一端的扶手上,懒散地对着那面仿佛只是半成品的镜子说道。

模糊的镜面立刻产生了变化,涟漪应声散开,有什么东西盘旋着从最深沉的湖水中漂浮上来——

那是一张少年的脸孔,微蹙的眉间隐藏着些疑惑。

觉并不认识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但这并不妨碍他观察他。

对于大多数的魔镜来说,它们最乐于回答的问题几乎只有唯一的一个,觉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才问出了‘这座城市中最美的人是谁’这种问题。也许是想着某天可以阴差阳错地与那个‘最美的人’浪漫邂逅,谁知道呢。

不过对方竟然是个男人的事实,着实让觉失落了一阵。况且对方那种众星捧月般备受瞩目的生活,也和自己经常因为淘气和懒散而时常被训斥的生活相差太远了点。

此刻,那个少年迷茫地四处张望,不时低下头看着手中那个不知道写了什么的字条。

喂喂,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觉戏谑地想着,据以往的经验来推测,这种事情实在不应该发生在那个聪明得吓人的少年身上。

围绕着少年的是旧式的店面招牌和由于风吹日晒而褪色的砖墙——不是吧,那种家伙来旧市区干嘛?

 

 

青沼瞬是第一次来到旧市区的商店街,铺子里的人们不是在打盹就是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而他却不可思议地觉得自己被什么注视着,这种不自然的感觉让他警惕地皱起了眉。

几分钟之后,他幸运地找到了那家镜子店。

真是出乎意料的朴素外表。透过展示窗望进店里,柜台前似乎没有人,店铺的门把手上垂着一块深色的木牌——营业中。

瞬轻轻握上门把,冰冷而光滑的触感缓解了莫须有的紧张。

室内的规模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许多,柜台孤零零地站在斜对着门的位置。右侧的墙壁上悬挂着各式各样的镜子,形状或大小,甚至镜面的颜色,似乎没有一面是相同的。以展示窗为边界,一直向左侧延伸的空间被一道玻璃门隔开,门上贴着禁止入内的指示。

——可是,这里真的有那么大么?

瞬看着那片多出来的空间,从展示窗向前延伸,精美的窗框投下纤长的影子,漏进屋内的日光经过对面墙壁上镜子的反射,照亮了悬挂在天花板上的蝴蝶形状的彩色玻璃,绚丽的光斑四散纷飞。

他愣愣地盯着这似乎并不真实的景色,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企图推开那扇门……

“别动,你会弄脏它的!”

一个声音忽然从柜台后传出来,阻止了瞬接下来的动作。


TBC  也许


评论(5)
热度(20)
©壹处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