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处废墟

写手の初级阶段

[新世界より][觉瞬]恋爱游戏03

觉再次见到瞬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这期间他一次都没有透过魔镜观察对方,所以这是货真价实的再次相见。

他习惯认真地工作,因为制作镜子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尤其是,他不想让青沼瞬漂亮的脸映在其中时产生哪怕是一丝不自然的扭曲。

剩下的时间留给思念,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发挥浪漫的想象力,掺入了主观感情的回忆变得甜蜜而美好。

 

 

瞬踏着清凉的晚风走进那家镜子店,就和他初次到访时一样,店里一个人也没有。右边墙上的镜子中渐次映出瞬的身影,他的左手揣在兜里,握着那张写着店主名字的凭据。

朝比奈觉——他默念着这个名字,佯装镇静——本以为那个少年会站在柜台后面,微笑着向他问好。然后他也笑着回礼……虽然对于接下来的发展没有多做设想,但事实仍然证明,想象终究只是想象而已。

“请问……”瞬只得开口,试探性的声音不大,却爽朗动听,很快传遍了店里的每个角落。

无人应答。

视线无意中扫过一面镜子,浅蓝的镜面为瞬疑惑的面孔染上诡异的颜色。他走到柜台前,向里张望,一扇木门紧闭着。

“有人吗?朝比奈店长?”

“我是青沼瞬,我来……”瞬轻轻呼出一口气,他有种预感,自己的话说向虚空,根本不会得到回应。

周围充斥着冰冷而毫无温度的镜面,就连那间莫须有的屋子里的蝴蝶也随着日落而渐次消失。他最后一次抬眼看向店门,确认着暂停营业的标牌确实是朝向自己这一边。

瞬并不知道这家店生意惨淡到何种程度,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家店还在营业,那么就说明自己可以继续等下去并且会得到结果。

而事实上,觉从不会改换营业指示的牌子,他也懒得这么做。这是一家永远在营业,却永远无人光顾的镜子店——这种说法总会让他有一种兴奋感。

如果没有作为祖母的朝比奈富子的支持,觉早就该和这种整天无所事事的日子说再见了。瞬的到来在某种意义上拯救了这家店和他的生活,这么难得的客人,他可不想轻易把他放走。

书房的穿衣镜依旧灰蒙蒙的,觉用带着手套的手握紧那面只有两个指节大小的镜子,仰躺在沙发上。沙发的扶手长时间抬高他的头,使脖子僵硬而发出酸痛的感觉。

但他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从这里走出去,没有下定决心要同瞬告别。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淌,以至于当觉终于走到店里时,瞬已经背靠着柜台睡着了。

失去支撑的头颅低垂着,就算瞬扬着头,在如此昏暗的房间里觉也很难看清那张漂亮的脸。

展示窗外是萧索的街道,年久失修的路灯闪着晦涩的光。觉的店面位于两盏路灯中间,倒不如说是一个根本无法被照亮的地带。

觉讶异地挑着眉毛,本以为瞬早就走了,不想还是躲不过一场离别。他打开灯,柔和的黄光经过整整一面墙镜子的反射,亮度陡然升高。店内一瞬间变得光华璀璨,亮晶晶的镜面以完美的角度重新诠释了白日里朴实无华的空间。

只可惜晚上还到旧市区闲逛的人少之又少。

瞬被光亮唤醒,又也许他根本没有进入睡眠,只是闭目休憩。他睁开眼睛,第一时间锁定了觉的位置。

觉正望着他,“我没想到你等到现在。”

“我也不知道你会营业到这么晚。”瞬笑笑,依旧保持着屈起双腿的姿势靠坐在柜台前。

觉这才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却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本店从不歇业。”

“为什么?”瞬望着对方伸出的手,与之相握。

“当然是为了随时迎接您这样的客人。”觉用力将瞬拉起来,左脚后撤一步。身体突如其来的倾斜让他下意识地发觉承载着重心的左脚并未准确地踩到地面。

瞬已经无法止住前倾的趋势,他只感觉无数闪亮的光从余光中划过,至于视线之内,则是觉惶然的面孔。

觉只顾着去托住瞬的肩膀,圆形的小镜子从掌心跌落,光刚刚抵达镜面便已支离破碎。摔倒在地的瞬间,头仿佛并没有撞到地板——他熟悉那种疼痛,儿童时代觉可没少经历从高处摔下来这种事。

他看着瞬,对方轻微地喘息,一只手掌贴着觉的后脑,衣袖柔软的布料摩擦着脸颊。

镜子碎裂所发出的惊心动魄的响声回荡在两人的脑海里,他们的另一只手紧紧牵在一起,他们头一次以如此近的距离观察着彼此,明亮的眸子中流动着光,定格着对方的脸。


TBC


评论
热度(17)
©壹处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