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处废墟

写手の初级阶段

[革命机][AL]Amputee

Amputee:失去部分身体的人

 

真历71年,之后作为第三银河帝国的起始之年而留在人们记忆中的这一年——阿德莱伊失去了部分身体,漆黑枪口涌出的火光划过左眼时,连同被他视为左膀右臂的艾尔艾尔弗也一并带走。只剩下不知何时会被意识篡改的回忆,和加诸于身体的疼痛。而其实,阿德莱伊并不能分辨清楚,这份疼痛究竟是源于左眼,或是来自内心。

    午夜1时11分,空无一人的指挥室安静到了极点,只有飞船航行时微弱的引擎声嗡嗡地响着。窗外是无论何时都蔓延着黑暗的宇宙,室内则永远宛如不夜城般灯火通明。阿德莱伊忽然记起,似乎曾有人说过,宇宙中并无黑夜与白昼之分,哪里有灯光点亮,哪里便是白昼,而剩下的,全部是黑夜。

    但是自己的光已经被夺走了。艾尔艾尔弗……他默念着这个名字,固定的字母拼写反复重现在脑海中近乎到了完形崩坏的程度。

    阿德莱伊面向身后的大屏幕,黑色的镜面上浮现出的人的左眼贯穿着一条细长的疤痕,并没有什么光泽的义眼自顾地注视着前方,当虚实两条视线相聚时,阿德莱伊错觉自己并未失去什么。但他终究对于这样不完整的自己感到陌生和绝望……

    这么想着的时候,阿德莱伊猛然察觉了背后的异样,他以最快的动作回身,刀从袖口中划出,随时准备刺出去。下一秒,阿德莱伊愣住了,来人站在他身后三步的位置,淡然地说,“从门口到这里一共35步,你反应这么慢,已经死了35次了。”

    一时间,他为自己的失神而懊恼不已——我在想你的事啊,阿德莱伊皱了皱眉,却并未这样说出来。“这可是我方的飞船,”他看着对方,笑着说:“还是说,你要杀死我呢,艾尔艾尔弗?”

    身着多尔西亚军装的少年只是看着他,缓缓伸出手,触碰到阿德莱伊的脸颊。“只要我不拿着武器就不对我设防吗,阿德莱伊?”艾尔艾尔弗轻抚着对方脸上的伤痕,叹出一口气,“第36次。”

    阿德莱伊也注视着对方,一面抬起手握住了艾尔艾尔弗的手腕,“艾尔。”他这么说着,举起刀架在了少年的脖子上,“为什么要背叛?”

    少年的悲伤和愧疚就像转瞬即逝的流星般划过脸孔,他以极快的速度抽出腰间的枪,“第37次……”

    “为什么!”阿德莱伊太高了声音再次质问对方,藏着怒气的声音在指挥室中回荡着落下。

    “失去我让你如此不安吗?”艾尔艾尔弗反问。

     ——是的……

    阿德莱伊冷笑,“我必须处置叛徒!”

    “你要杀死我吗?”艾尔艾尔弗再次问。

     ——不是……

    阿德莱伊紧紧咬牙,一字一字地回答,“是的!”不知不觉中,他又一次跟随着艾尔艾尔弗话题而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艾尔艾尔弗看着他,扔掉了手里的枪。金属坠地发出的惊心动魄的响声彻底激怒了阿德莱伊。为什么,为什么艾尔艾尔弗要扔掉枪!那个冷静到有些冷酷的艾尔艾尔弗竟然会放下武器,那个只要握着武器就仿佛能永远存活下去的艾尔艾尔弗……为什么!难道是看不起自己吗?他真的以为自己不会下手的吗?

    阿德莱伊死死地盯着那张脸,左眼的疼痛再次爬上脑际,纠缠着和怒气一起支配了他接下来所有的行动——握着刀的手倏地向前挥去……

    艾尔艾尔弗就是在那时候消失的,阿德莱伊在惯性之下向前摔去,在身体剧烈的震动中,他茫然地抬起头。

    午夜1时14分,阿德莱伊喘息着醒来,这惊心动魄的3分钟非但没有让他得到休息,反而加剧了身体的不适。

    他反复回忆着梦境,耳边又响起了艾尔艾尔弗的话:你太天真了,阿德莱伊。

    没错,是自己太天真了,竟然到现在还以为艾尔艾尔弗会回来,竟然,到现在,还会因为一个有着艾尔艾尔弗出现的梦境而触动。

    Blitzen Degen!

    阿德莱伊默念着。

    那不是什么誓言,却曾将他们紧密相连。曾经结成了如生命一般的纽带,在枪声中断裂。但他终将跨过所有伤痕去找回失去的半身,就像他曾发誓要革命多尔西亚一样……

 

-Fin-

评论
热度(7)
©壹处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